• Share on Google+
浙大博导内丹修炼者实验未通过伦理审查
浙江大学博导孔令宏招募“内丹修炼者”参与科学研究的课题已被悄然叫停。近日发现,尽管孔令宏在4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已招募到7名高水平的内丹修炼者,但由于涉及到人体实验,该课题在申报过程中未通过伦理审查。

“年前曾有过讨论,但是没通过伦理审查,现在已经停了。”4月11日,孔令宏课题合作方、浙大求是高等研究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时说。但他未披露具体是哪里的伦理委员会予以否决。

“(需要考量)被试者的健康是否风险、是否受益,以及风险和受益的可测量和可评价,每一个伦理委员会的成员都是独立的,他们有权否决。”从事医学伦理学研究的浙大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施卫星向澎湃新闻表示。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4月初媒体聚焦此事后,孔令宏已删除招募修炼者的文章,对于是否会继续这场研究,他表示“不知道”。4月10日,浙江大学方面向澎湃新闻表示,暂时不再针对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西溪校区图书馆的顶楼是浙大道教文化研究中心的办公室

受国外禅定神经机制实验研究启发

浙江大学佛教、道教文化研究中心的办公室位于西溪校区拥有百年历史的图书馆5楼,办公室仿古木门上拴挂着一把铜锁。很多第一次“误闯”的学生都会惊讶:在巨大的圆形镂空雕花隔断之外,青石板和仿古式厢房门让人顿生“穿越时空”之感。

浙大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孔令宏的办公室在长廊北侧的第一间,他也是浙大道教文化研究中心的主任。因最近发招募道教内丹修炼者参与“冥想神经机制实验”研究,他被置于舆论的聚光灯下。

根据浙大人文学院官网介绍,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的孔令宏于1998年任职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后流动站,是中国第一个博士后研究人员,次年9月受聘为浙大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孔令宏发表过《道教新探》《从道家到道教》《儒道关系视野中的朱熹哲学》等专著。

2018年2月3日晚间,孔令宏在其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发布在“道教与数术”公众号上的文章《招募内丹修炼者参与科学研究》,署名浙大道教中心。根据该招募令,实验将在核磁共振仪器所在的浙大华家池校区进行。

据文章,“冥想神经机制实验”由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求是高等研究院一同发起,对于被试者的要求方面,除了体内无金属(金属假牙、骨钉、支架等),非孕妇,无纹身、幽闭恐惧症、发热等症状,无既往精神病史及脑外伤,是右利手外,还要求被试者是“具有丰富经验且有较高修为的内丹修炼者”。

澎湃新闻注意到,转发该链接仅10分钟后,孔又在下面补充评论:“这个实验重在神经生理学的研究”。

根据孔令宏此前向媒体的描述,研究项目将通过核磁共振系统来测试脑电波,以找到内丹修炼对大脑神经网络结构的变化影响,而实验的启发则来自于国外学者对于佛教禅定功夫的神经科学研究。

对于“内丹”,他解释,简单来说,“内丹”就是一个高能量的气团。中医领域中讲人的真气,“内丹”就是真气组成的一个团,能量比较高。

仿古式建筑风格,孔令宏的办公室在左边第一间

“此次实验结合了最先进的核磁共振技术,目前全国只有这一台(核磁共振系统),价格超过200万。”孔令宏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把这台仪器运到华家池校区,费了很大功夫。

孔令宏的同事、浙大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李恒威也曾对相关话题有过关注,他告诉澎湃新闻,西方哲学家、心理学家、认知神经科学家对东方“心学”(包括宋明理学、儒道思想)的研究并不陌生,在19世纪末便有了面对面的议题对话。

李恒威说,目前来看,最充实、有效、有影响力的议题研究出现在超个人心理学、神经科学与东方佛教传统(如禅宗、密宗、唯识学、南传佛教等)之间,并且已经有一些成果发表。

较近的一次研究成果,是2015年发表于《细胞》杂志的一篇题为《重建和解构自我:冥想练习中的认知机制》的文章,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理查德· 戴维(Richard J.Davidson)、法国国家健康和医疗中心研究人员安托万· 卢茨(Antoine Lutz)等一同署名,他们都是冥想科学领域的带头人。

上述实验开始于2000年,15年间,100多名佛教人士,以及大量冥想初学者参与了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等大学的科学实验。

通过对比资深冥想者、初学者和非冥想者的大脑扫描,研究者发现冥想带给人们脑部的变化——大脑某些区域的体积会变大。科学家们基于这一结果开始解释为何冥想有可能增强人们的认知能力,并带来情感上的好处。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